首页 新闻汽车房产家居财经美食导购健康娱乐体育图片 视频 论坛

娱乐

贾樟柯:有枪、有玫瑰,还有那滴流不出的泪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8-10-13 09:53
摘要:贾樟柯导演的新片《江湖儿女》于9月21日在全国公映。上映6天,票房超过5500万元,这是贾樟柯电影在国内市场拿到的最佳成绩,但相比影片8000万元的成本,以及同档期其他影片的票房

贾樟柯导演的新片《江湖儿女》于9月21日在全国公映。上映6天,票房超过5500万元,这是贾樟柯电影在国内市场拿到的最佳成绩,但相比影片8000万元的成本,以及同档期其他影片的票房,这个数字算不上特别理想。不过,对于这个成绩,贾樟柯本人是惊喜的,从每天将近1000万元的票房进账来看,他认为《江湖儿女》吸引了不少以前不看他电影的观众走进影院。

前些天,在广州路演结束后,贾樟柯又马不停蹄去了厦门路演。在奔波两地的间隙,他通过微信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采访。他一如既往地坦诚,面对不无尖锐的问题,也以诚恳的态度回应。

1 “有枪、有玫瑰,有江湖豪情,也有那一滴流不出的泪”

羊城晚报:创作这部影片的初衷是什么?

贾樟柯:我是江湖电影迷,基本在录像厅里度过了我的初中高中时代,那时我非常喜欢吴宇森、徐克导演的电影。我是70后,年少时有过热血的街头生活。对我来说,江湖里的人物形象特别生动,有血有肉,特别有魅力。随着时间推移,直到三年前,我才坐下来真正写这部影片。当时我认为这部电影应该有枪、有玫瑰、有江湖豪情,也有时间对人的改变,有那一滴流不出的泪。《江湖儿女》就变成了这样一部中国式的江湖片。

羊城晚报:每个人对江湖都有自己的解读,在您看来,什么是江湖?

贾樟柯:江湖应该有激荡变动的社会背景,比如胡金铨和张彻导演的电影,比如吴宇森电影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香港,江湖故事总是把时间设置在激烈变革的动荡时代。另一方面,江湖也意味着危机四伏的生存环境以及复杂的人际关系。除了以上这些,如今大多数人离开家乡去外地闯江湖,寻找一个适合自己生存的地方,这种四海为家的漂泊感受,是在每个人心里的。

羊城晚报:电影选在2001年作为故事开端,这个时间点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?

贾樟柯:起点放在2001年,首先是因为我想拍时间跨度大的电影。对我来说,江湖并不单单讲街头热血、荷尔蒙飞扬的年纪,也想谈时间对人的影响,这样的故事只有放在长时间跨度里我才有兴趣写。

2001年是世纪之初,旧的江湖道义和新的价值观、为人处世的方法混在一起。廖凡演的斌哥,过去有情有义、忠守江湖原则,但也收一点钱帮人铲事。到了三峡部分,赵涛去找刁亦男演的大学生,大学生说:“现在我们都企业化了。”这是整个电影的一把钥匙,我们所说的江湖变迁,企业化是非常重要的转折点。2001年也是互联网开始进入我们生活的时代,我想写这样新的变革,同时这个阶段也跟我自己的生存体验相吻合。

羊城晚报:这部影片为什么依然采用回到过去的视角?

贾樟柯:关注现实久了就会关注历史,有因就有果,现实社会的很多问题都能在历史里找到原因和答案。我不是单纯对古代或过去感兴趣,而是对今天感兴趣,要寻找它的因,才会回到历史讲故事。我不太喜欢架空的电影,因为我们在真实的世界生活,《江湖儿女》的故事很戏剧性,但我还是希望发生的场景是现实世界,这样才会给观众更多自我情感的投射。

关于票房

2 “《江湖儿女》唤醒了以前不怎么看贾樟柯电影的观众”

羊城晚报:目前影片上映6天取得5500万元票房,明显少于同日上映的《悲伤逆流成河》。这个成绩在你的预料之内吗?你对票房的心理预期是多少?

贾樟柯:《江湖儿女》上映两天半,票房就超过了3500万元,打破了我上一部影片《山河故人》的纪录。我和整个宣发团队都非常惊喜,本来我们以为这部电影应该是走长线的,没想到在中秋佳节就有这么多观众走进影院。

从每天将近一千万元的票房收入来看,《江湖儿女》除了吸引过去喜欢我的电影的观众,还唤醒了以前不怎么看贾樟柯电影的观众。一站站的路演跑下来,我发现观众非常年轻,这些年轻孩子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不知世事,他们对电影的理解让我很惊喜。

羊城晚报:《江湖儿女》入围了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,你觉得中国电影在国际上的地位有变化吗?

贾樟柯:这些年除了参与国际电影节,中国电影的海外销售量也在增长,《江湖儿女》就卖到了十多个国家,国内观众也有改变和进步,我蛮欣喜的。

关于角色

3 “在爱情中追求智商,或许是因为纯度不太高了”

羊城晚报:有观众认为,《江湖儿女》里的女主角是一个为了爱情智商不在线的女性形象,你怎么看?

贾樟柯:如果一个女人在恋爱过程中还能展现出超高的智商,可能爱情的纯度是有问题的。不论男性还是女性,在恋爱中的智商都不会高,那是因为我们真心相爱、不算计、不存私心,才会以身相许。在爱情中追求智商,或许是因为纯度不太高吧。

羊城晚报:巧巧和斌哥之间是怎样的恋爱关系?最后结局是斌哥走了,巧巧一直徘徊在门口,她对斌哥还有爱吗?

贾樟柯:电影里赵涛演的巧巧说得很清楚,过去两个人相爱,是有情有义。廖凡扮演的斌哥,在情感上对赵涛有过毁灭性的打击。三峡分手后,就像赵涛说的一样,“无情,就不恨了”。她对斌哥已经无情了,为什么还要收留他?是因为义。我过去不会把情和义分开,因为小时候受的教育是有情有义,这个世界上,人和人不会一直有情,但义是需要的。义意味着做人的底线,是一种恻隐之心,是人对他人的一种体察。

羊城晚报:很多观众说廖凡饰演的斌哥是“渣男”,你认可吗?

贾樟柯:路演时,一位女观众问:“廖凡演的斌哥是渣男吗?”我听了就笑了,我说:“如果你理解他是一个渣男的话,那对我来说他是一个让人心疼的渣男。”在《江湖儿女》中,儿女是同等重要的,廖凡饰演的是一个迷失者的形象,他从一个有情有义、江湖豪情四射的男性,逐渐迷失了自己,就跟我们大多数人一样,无非是追求世俗意义上的成功,追求有钱有权。写这个剧本使我第一次对男性有了反思。就像影片的英文名“灰烬是最洁白的(Ash is Purest White )”,等到很多年之后,我们终究会化为灰烬,只有拥有这样一种时间观念,我们才会体察、会原谅,会心怀恻隐之心去面对电影中每一个有毛病的人。

关于风格

4 “导演忠实于自己的情感世界,这称不上是自恋吧”

羊城晚报:为什么会在这部电影里加入UFO元素?

贾樟柯:UFO是第二次出现在我的电影中,第一次是2006年的《三峡好人》,赵涛抬头看到了一个UFO,矿工韩三明也看到了一个UFO。当时的UFO对我来说,是超现实主义的、是魔幻的。到了《江湖儿女》,我觉得它是某种现实。巧巧跟斌哥分手后,在火车上遇到了徐峥演的演说家,这对巧巧来说是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性,她或许可以开始一段崭新的生活和感情,但她没有。在这之前,无论是巧巧还是斌哥,他们都在繁杂的人际关系里生存,等到赵涛下了火车,她是一个人,这也是全片主人公唯一不处在人际关系中的时刻,也是她最孤独最绝望的时刻。写到这儿,我觉得或许应该让她看到一个生命的奇迹,然后就写出了看到UFO这一幕。

巧巧这个人物形象是崭新的。一方面,她从弱女子一点点发展成一个强悍的女性;另一方面,巧巧在最后变成了一个超越情感、可以不依赖爱情就生存下去的女人。电影原来的名字就叫《金钱与爱情》,许多人这十几年忙忙叨叨,围绕的无非就是金钱和爱情,我们对情感的依赖和欲望,和对金钱的依赖和欲望是一样高的。但巧巧最后是非常决绝的态度,我觉得这其实是很悲伤的,但同时也是一种自主的有力量的方式。

羊城晚报:你在《山河故人》中选了叶倩文的《珍重》作为插曲,这次在《江湖儿女》中选用了《浅醉一生》和《有多少爱可以重来》这两首歌,能具体说说是出于什么考虑?

贾樟柯:我受香港文化的影响比较大。山西话是古语,广东话也是古语,有很多发音一样,我特别喜欢粤语歌,特别有共鸣。《浅醉一生》这首歌我非常喜欢,最早听到是小时候在录像厅看吴宇森的电影《喋血双雄》,我觉得这首歌代表着浓情厚义。今天的流行音乐也有很多好听的旋律,但歌里那种赤诚相恋的感觉,消失得很厉害。我一直把《浅醉一生》这首歌留在我的歌单里,每次听它都能够闻到江湖的味道,闻到赤诚相爱的味道。

《有多少爱可以重来》这部分是一个电影的魔术,在《江湖儿女》中,舞台上演唱的部分,是我12年前在三峡偶然拍到的,而舞台下赵涛坐在那儿听歌的部分,是去年拍的。我们的摄影指导、美术指导和灯光指导,用高超的技艺,把跨越12年时空的演出,变成了同一时空里的戏。这首歌是一个意外的收获,是我在整理过去的素材时看到的,我很感动,这首歌也和巧巧跟斌哥分手后的心境非常契合,所以就用了。

羊城晚报:有人说《江湖儿女》是你的阶段性总结,是里程碑,是这样吗?

贾樟柯:《江湖儿女》只是我的一站,之所以有人说我在向自己致敬,主要是山西和三峡我都拍过。我特别想在拍摄过的地方重新讲一个江湖故事,舞台不变,而演出的戏不同。

影片时间跨度比较大,从2001年到2018年共十七年。空间跨度也大,我们从山西拍到三峡,从三峡拍到武汉,从武汉拍到新疆,再从新疆又拍回山西,有7700公里的空间转换。

羊城晚报:有影迷认为你在新作中用了不少过去作品中的元素是一种自恋,你怎么看?怎么评价“贾樟柯电影宇宙”这个说法?

贾樟柯:一个导演忠实于自己的情感世界,忠实于自己感兴趣的人跟事,这称不上自恋。只有忠实于自己,才能把自己的真情实感调动出来,你所描写的人和事,才是电影最有价值的部分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电影史上几乎所有的导演都是忠实于自己的。比如小津安二郎,他一直在拍家庭;比如小说家福克纳,一直在写他的小镇。总有一些人,对很多人和事是一直无法忘记,无法离开的,我可能就属于这种人。我无法离开我喜欢的人群,从这个角度来说,这是真实的贾樟柯而不是所谓自恋的贾樟柯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频道精选